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母亲的信仰

2018-11-02 12:34:05

母亲的信仰

这几年,母亲过生日,会有一些不认识的人上门为她祝寿。这些人,有信佛的,有信基督的,还有什么也不信的。他们除了信自己的神,还信面前这个驼背的矮小的戴灰色头巾的不识字的农村老太太。我常常想,我的母亲,有什么神奇的力量,叫这些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在心灵上归顺于她? 我小时候,觉得母亲不是特别爱我,甚至还怀疑过自己是后娘生的。因为我手里要是有一点点好吃的东西,这时候有个没娘的孩子跑过来,盯着那东西狠瞅,而母亲正巧又在旁边,我就知道我的权力不保了:母亲一定会叫我分给那个小孩子至少一半。一开始我是不情愿的,母亲说, 你饿,他也饿。 你还有娘,他没娘。 既然他也饿,又没娘,我势不能独吞。 所以我吃东西的时候,很害怕那些没娘的孩子突然冒出来。幸亏我们村这种情况不多,只有五六个。他们不是母亲生的,但是在我家餐桌上的权利,和我一样大,我喝稀的,他们也喝稀的;我吃稠的,他们自然也吃稠的。 我还很害怕穷人,我们家本来就很穷,但是还有比我们更穷的。他们一来,母亲就坐不住了,她总得找点东西给人家,南瓜条啦,干菜啦,土豆啦, 穷帮穷, 这是母亲的信条, 总不能叫人家空着手回去吧。 好像我们家是一座宝山金库。 我还很害怕鳏寡孤独。一见了这些人,母亲的腿就走不动了。她和孤儿寡妇、家有不孝儿女的老人、病人、甚至傻子瘫子要饭的简直是一大家族。她陪着他们一块儿抹眼泪、叹气,替他们想办法、出主意。我记事的时候,她四十多岁,高大、强壮、能说能干,是很有点办法的。 脏,臭,口齿不清,智力低下。 这些人不是人渣吗。 有一会,一个要饭的疯女人刚被家人从我们家领走,我实在忍受不了心中厌恶,对母亲抱怨。母亲挥手 啪 的给了我一个耳光。这是母亲次也是一次打我,所以我记得很清楚。我还记得母亲当时说的话: 这人和你一样,也是爹生娘养的,饿了,肚子也会,是爱的信仰。 矮小、驼背、灰头巾,盘腿坐在那里,手里捏着针线,静静的,忘了病痛,有时候抬头笑一笑,颇像一个观音。 母亲今年76岁。【我要纠错】 :兔子

八人捕鱼机
英语翻译公司
装卸平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