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2010中国数字出版关键词版权问题未妥善治

2019-01-10 17:41:51

  2010中国数字出版关键词:版权问题未妥善解决

  2010年,中国数字出版产业烧成了一把实实在在的旺火。有关专家预测,2010年中国数字出版产业规模将超900亿元。回顾全年,在数字出版产业快速发展的“中国数字出版元年”,有10个关键性节点不容忽视。

  政策引导数字出版的健康良性发展离不开政策引导。2010年,出版总署积极发挥政府主管部门的作用,为建立正常规范的数字出版市场竞争秩序提供了政策保障。9月发布《关于加快我国数字出版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10月下发《关于发展电子书产业的意见》,11月公布了首批电子书牌照。至此,对应数字出版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已经显现有序管理布局。

  电子阅读器2010年,电子阅读器市场风起云涌。除国外品牌亚马逊Kindle、巴诺Nook对国内市场有影响外,上半年汉王科技(002362,股吧)上市,重金投入市场营销快速拉动整个市场。年中,上海世纪出版社、中国出版集团公司、重庆出版集团、《读者》杂志社等内容提供商纷纷推/p>

  平板电脑iPad1月,苹果发布iPad,在中国也引发抢购风潮,继iPhone之后再次引领移动阅读时尚。iPad拉动平板电脑市场的同时,也带动了移动阅读产业。为了抢占移动阅读这一块市场,国内多家企业开始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以精美的原东莞塑胶模具开模版阅读方式展现在iPad终端上。在与苹果公司的品牌高度、服务质量方面达到的契合。业界惊呼,iPad将改变传统报刊业的生存格局。

  智能出版3.02010年元旦起,人民军医出版社的每一本纸质新书,都同步出版络版跨媒体智能数字图书,该数字图书具有数据库深度查询功能。另外,购买去年年底前该社出版纸书的读者,可得到随书附赠的一张阅读卡,凭卡可登录其站阅读原版原式电子书、听语音书、观看视频,还可下载到中随身携带,并进入数据库深度阅读。此举首次实现电子书、数据库无缝化链接,标志着数字出版进入3.0阶段。作品内容可交互、可智能化查询、可全媒体同步发布,是智能出版3.0的基本特征,代表着数字出版进入新阶段。

  新款支架厂家直销 阅读2010年,电子书、阅读、阅读等数字阅读方式在读者中逐步普及。截至2010年6月底,中国民规模达到了4.2亿,较2009年年底增加3600万人,互联普及率攀升至31.8%;民规模为2.77亿,半年新增民4334万。据调查,中国民上以阅读小说为主要目的的有51.7%,而在同时根据“民无线产品购买意向”中的统计,尽管有超过39%的中国民表示不接受任何无线付费产品,读书项目却以37.5%的比例排在愿意购买的无线产品之首,于其他服务,能有效利用“碎片时间”的数字阅读已成为现代读者的重要阅读方式。

 那就是占有欲 赢利模式缺乏有效的赢利模式是传统出版机构进军数字出版的掣肘。不过,2010年传统出版社并没有因此继续消极、观望,全国近60如果可以0家出版社有90%已涉足数字出版,并形成几种不同的商业模式:一是出版社自主建立运营平台;二是出版社发挥内容优势,选择具有技术和渠道优势的合作伙伴共同完成制作、发行等工作;三是出版社自主建立数据库;四是有实力的出版集团推出自主阅读终端,试图打通产业链。

  数字版权继Google图书馆计划引起轩然大波之后,2010年百度文库再次“戳痛”数字出版神经,版权纠纷在数字出版中进一步激化,数字出版中作者、出版社、终端厂商之间围绕版权而产生的利益纠纷较传统出版更为激烈。应该说,数字版权问题在2010年并未得到妥善解决,但集体管理的呼声却代表着一种可能。集体管理可能是解决络环境下版权问题的关键:集体管理组织能改变单一著作权人面对使用者的不平等和弱势地位,有效推动作品的传播;能帮助广大著作权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能帮助使用者处理海量作品的授权,为产业界服务;还能降低交易成本,提高作品传播效率、速度和广度。

  云平台业界人士认为,数字出版短期看终端,中期看平台,长期看内容。2010年,是云平台得到认可的一年,也是实实在在的云平台服务之年。云平台,即聚合了海量作品资源的内容资源平台。目前国内酝酿成立了多个类似的云平台(产业联盟)。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600050,股吧)三大通讯运营商推出了各自的阅读平台,盛大文学通过OPOB(PVC打井管一人一本)战略搭建云图书馆,汉王力推汉王书城,EDO搭建数字发行平台,方正打造中华数字书苑,北京出版集团发起成立数字出版产业联盟,广东成立数字出版产业联合会,上海新华解放数字阅读传媒有限公司与安徽时代出版(600551,股吧)传媒股份公司合作搭建数字阅读平台

2010中国数字出版关键词版权问题未妥善治

  产业链合作2010年产业链合作成为关键词没有必要嫉妒别人。一方面,一大批传统作家如纪连海、刘震云等纷纷加入数字出版的作者队伍;另一方面,传统出版社也积极投入。2010年出现了多种数字出版业态,包括传统出版商的一体化运作,出版商与技术服务商的合作共建,中小型出版商服务外包,以络公司为代表的新型数字出版商、阅读器厂商开设络书店,传统书店全面向电子书店转型,运营商进入全流程数字出版、进一步细分的专业数据库服务等。所有这些业态,都强调产业链合作,也只有通过合作与整合,数字出版才能发展为一个真正的产业。

  人才储备数字出版的发展趋向要求出版从业者不但具备传统出版业所需的扎实的文化功底和熟练的业务技能,更重要的是具备“融合型”的专业能力,即具有多种媒介技术操作运用的能力,对数字出版产业链增值环节的快速反应,对海量数字化内容资源进行整合分析利用的能力,对跨媒体内容定制并扩大其效应的市场运作能力。为适应数字出版产业的需要,出版专业必须探求基于素养、情境与技术(LCT)三维一体的出版人才教育模式。2010年,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浙江传媒学院、上海理工大学等高校纷纷开设数字出版专业方向,北京印刷学院倡议成立了国内高校数字出版专业方向联盟,力求创新教育,培养出适应产业发展的数字出版专业人才。(作者李新祥系浙江传媒学院出版系主任、崔波系清华大学博士后)

佳木斯大学附近酒店
可以防水的手机
北京barden批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