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北京地下空间保护要动土先考古

2018-12-06 22:23:58

北京地下空间保护——要动土,先考古

络系统中,有助于相关部门进行前期参考。但实际上,经宋大川调研发现,文物主管部门给轨道建设项目的函复主要是“原则同意,涉及地下文物的,需进行文物保护”。但实际工作中,轨道建设部门只重视“原则同意”,对地下文物保护却往往忽略,致使大量地下文物遭到破坏。

根据我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九条规定:进行大型基本建设工程,应当由建设单位报请文物部门事先在工程范围内有可能埋藏文物的地方进行调查、勘探。北京市出台的《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办法》中也曾进一步规定:“在旧城区进行建设用地一万平方米以上建设工程的,建设单位应当在施工前报请市文物行政部门组织在工程范围内有可能埋藏文物的地方进行考古调查、勘探。”

“2004年以后北京二环内超过1万平方米的工程有多少?多了去了。有几个经过考古勘探发掘的?”宋大川质问道。实际上,其中经过正式报批发掘的工程仅12项,其中有11项还是群众举报,只有东城区玉河保护工程是主动征求文物部门意见的——因为该项目本身就是文保项目。

宋大川指出,由于上述法律条文中用的是“应当”而不是“必须”,这直接导致大多数建设单位在立项和施工前不向文物行政部门报请,就能顺利开工。

另外还有经费问题。《文物保护法》规定,凡因进行基本建设和生产建设需要的考古调查、勘探、发掘,所需费用由建设单位列入建设工程预算。但是在现实中,专门负责地下文物保护的文保部门往往只能自行垫付。地铁4号线圆明园站的文物保护经费至今仍未支付,类似例子不胜枚举。

地下22米是北京地下文物的基准点

1996年,北京东方广场施工时,在王府井东侧距地表18米至22米深处发现了旧石器晚期人类用火的遗迹,当时的开发商决定,与政府联合建立王府井旧石器晚期遗址。宋大川说,这一发现说明北京城区的文化层是从地下22米开始的,即地下22米是北京城区的文化遗存基准点,在此基准点和地表之间存有北京各个历史时期的文化积淀、文化遗迹和文化包含物。北京石景山等区域的文化基准点则会更浅,因为北京周边依山傍水,属冲击性平原地区,受到永定河、潮河、白河的冲击,文化层会距地表更近。2006年,通州武夷花园发现大量汉墓,下面一层距地表仅7米多,而上面的汉墓距地表仅4米。

然而,根据《北京晚报》去年11月22日关于《北京城区拟开发地下空间解拥堵地下50米是主体》的报道介绍,北京市平原地区的地质条件适合大规模的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地下50米以上的空间是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主体,地下30米以上是大规模开发利用地下空间的重点。这篇报道中,北京市政协委员、原北京民防局局长李长栓提议应尽快成立由主管副市长或市政府副秘书长牵头,由发展改革、财政、规划、国土资源、民防、市政、公交等相关部门参加的北京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协调领导小组,统筹协调全市的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工作。显然,在这份提议中,文物部门大概是被排在公交部门之后了。

相比北京的建设速度,立法太慢了

针对地下文物的保护,去年,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在全国两会上递交了《关于将北京旧城整体列为地下文物埋藏区的提案》;今年,他递交了《关于在城市地下空间开发中加强文物保护的提案》,希望完善相关法规,将地下文物保护列为城市地下空间建设工程项目立项审批时的前置条件。在采访中,他表示,中国很多历史文化名城都存在地下空间的利用问题,但历史文化名城很多都是经过历朝历代叠加的,因此,对地下遗产的保护,已经到了非常关键的时期。

单霁翔同时表示说:“工程的地下文物勘测,我去年提案,建议把北京62片、5平方公里的旧城区,划定为一个整个的文物埋藏区,但是始终没有整体划定,据说今年要划定了。特别是宣南地区,这里是北京5朝古都叠加过的地区,却始终没有划为地下文物埋藏区,近年来破坏比较严重。其实,行政执法处罚都能涵盖这些方面,但是力度还不够,对于违法成本来说,新建项目卖一套房够罚好几次,完全可以让不法分子为此铤而走险。”

去年6月,正在建设中的北京丰台区丽泽商务区发现了罕见的金中都遗址,然而,据附近的居民介绍,此后,该工地一直处于封闭状态,前往也无法获知准确情况。不时见诸报章的则是关于该商务区将立体开发6层地下空间。今年4月,通州新城地下空间项目已经启动建设,整个设计分为3至4层。

新一轮的地下空间开发热潮是否意味着大规模破坏地下文物时代的来临?宋大川无奈表示,凡涉及地下22米以上的工程项目,必须事先进行考古勘探。但身为北京市文物研究所所长的他,目前并不了解这些地下空间建设项目,也未有任何相关部门或者施工、建设单位前来咨询。

日前,北京市文物局局长孔繁峙对媒体表示,未来5年本市将加强城市建设中的考古工作,重点配合昌平、通州、亦庄、大兴新城、丽泽金融商务区、北京南城发展以及南水北调配套工程、京沪高速等大型基本建设,做好地下文物考古调查、勘探和清理发掘工作。他同时宣布,北京市将在3年内出台地下文物保护条例。

不过,这一时间表被北京市多位政协委员评价为“相比北京的建设速度,太慢了”。

星力7代电玩
橡胶回收
杭州翻译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